看松隆子(まつたかこ)主演的电影《四月物语》(『四月物語』)的时候,会觉得东京的春天实在是太美(美しい)了。怀着初恋炙热情怀的女主人公搬到东京的那一天,空中到处弥漫着樱花(桜)的气息。樱花象征日本审美世界观的同时,也象征着华丽春天的复活。日本人一边欣赏一年一度开放又马上凋谢(散る)的樱花,一边感悟人生。

东京的春天一般在二月末时到来(訪れる),但真正春意盎然的时候是樱花覆盖了整个城市的四月。可是东京的春天并不全是浪漫和芬芳的,随着春天一起无声无息走近(近づく)的“袭击者”也给东京带来很多问题。

从二月末开始,上下班乘坐东京地铁时,常会看到人们戴着口罩。是不是因为昼夜温差大导致感冒(風邪)的人骤然增多了呢?不!他们戴口罩是因为患上了过敏症(アレルギー)。

平时我很少过敏,所以在日本生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我仍以为有些过敏症是只有日本人才会得的。另一方面(一方では),我也认为日本人有些夸张了,有些小题大做。

我在东京生活的第5年,某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流鼻涕,并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甚至严重到了无法集中精神工作的程度。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我患了花粉症(かふんしょう)。

是花粉(花粉)引起了过敏。我以为吃几天药(薬)就会好,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东京生活了几年后,我的鼻子被参树花粉这个“无声的袭击者”击垮了(崩れた)。到了这个地步,首先要做的就是远离花粉。

我来到一家名叫「マツモトキヨシ」的既是药店(薬屋)又是杂货店的店铺,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口罩。一说到口罩,人们马上想到的是布制口罩,但在日本卖得好的是几个一捆的那种一次性(使い捨て)口罩。

为什么口罩要用一次性的呢?这是因为用纸做的一次性口罩很柔软(柔らかい),不会压迫鼻子、嘴和脸部,能确保人呼吸通畅,鼻子不会有阻塞(詰まる)的感觉,很舒服。同时还可以挡住那些颗粒细小(細かい)的花粉。

自从用了口罩,我才从对花粉的恐惧中解脱出来,也才理解了戴着口罩上下班的人。这就是东京的春天,在感冒已经退去的季节(季節),口罩还能成为热卖商品。

使い捨て(つかいすて):一次性

意为“用过即抛”。这个词很少使用,通常放在隐形眼镜、手套、口罩这样的词前面,构成复合词来使用。

診てもらう(みておらう):接受诊查

通常“去医院”说成「病院に行く」,表示“接受医生诊查”的意思,「お医者さんに診てもらう」这样的话用的不多。这里的「医者」意为医生,而「医師」这个词一般在书面语中使用,口语中不用。

版权说明:文章源于授权作家或网络,网络其他素材无从查证作者,原创作者若看到自己作品后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 别样日本 ·

专为您打造的日本综合服务平台 
日本资讯✔ 日本药妆✔  日本时尚✔ 
 日本旅游✔ 日本母婴✔日本体检就医✔ 

日本代购✔ 日本民宿✔ 品牌推广✔

别样日本官方微店欢迎大家光临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