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估计得有70%-80%的人会做不下去。”

任志律是名海外代购,从2004年起就入行了。他的悲观情绪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这部于2018年9月正式发布的新法律,将在2019年1月1日正式施行。《电商法》要求被定义为电子商务经营者的从业者必须进行正规登记,取得相关经营许可及依法纳税,而从前处于法治模糊地带的直播代购、微商等实质性电子商务经营者被纳入该法监管范畴。

“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代购这个灰色职业可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任志律补充道。

奢侈品集团也在半个月前对代购表态。

拥有Louis Vuitton和Celine等品牌的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在公布2018财年三季度业绩报告的电话会议上,其首席财务官Jean-Jacques Guiony公开表态支持中国政府打击代购的举动,并称该集团为了打击代购早已开展店铺限购等一系列尝试。

人肉代购”的诞生

代购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都有在海外留学、工作甚至定居的经历。任志律开始做代购——准确地说那时候只是帮国内的亲戚朋友带东西——就是因为当时他正在日本留学。那还是在2004年,他周围的同学、朋友也都常帮家里人买点东西带回国,只是他们都不以此谋利。这就是传说中的“人肉代购”的雏形。

所谓的人肉代购,指的是那些通过往返于国内外的旅程,用行李箱和背包装载海外商品,并带入国内的人。往往他们会在给出货物时收取一定的费用,有人只收“辛苦钱”,大件点的东西收10元、20元。也有人从中找到了致富机会,以商品价格的10%甚至更高比例报价收钱。

产业链的形成

现实生活中的交际圈往往是代购们首先发展的客群。这之后客群的壮大主要要归功于社交网络的兴起、繁盛。伴随而来的还有代购模式的多元化——除了接受并满足需求,也能创造需求。因为不管是微博还是微信,群发九宫格图片以及小视频的功能都为代购们提供了宣传产品,并与客人更快捷沟通的机会。

代购要消失了?

2016年4月8日,海关新政实施。任志律把这一天看作自己代购生意的转折点。他称自己正是从那天起开始认真考虑是否需要继续做代购。这才有了不到一年后,他基本从这个行业淡出。

“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就是生意越来越难做,”他用自己的收入举了最直观的例子。照他的叙述,他在2011年到2014年做代购的税后年收入保守计算可以达到80万一年,但到了2015年以后,每年这部分的收入就只能在3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且这里面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波动太大了。”

影响代购收入的除了客源的稳定性,更关键的还包括汇率波动、物流成本变化及货源改变等因素。尤其是货源改变带来的打击可以是毁灭性的。

更令代购们担心的是行业规模化之后,一定会面临正规化的考验。各项针对性地法律法规不断完善,使得做代购的成本和风险都在不停上升。事实上,在这次的《电商法》、2016年的海关新政前,20已有2014年实行的海关总署“56号文”等法律政策文件,为监管代购群体提供法律基础。

“我反正已经和客人说过了,不管怎么样都会坚持到最后一秒,”一位代购说,“这肯定不是一个能长久做的事情,身体累,心里更累,但是做了这么久,反而有了一种责任感,很多客人都是跟着我4年了,我不做了,他们要找谁去买货呢?反正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