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3民终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邵某,女,1989年1月6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金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李明,浙江婺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某,女,1975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邹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虹,上海宝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邵某因与被上诉人徐某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铁路运输法院(2017)沪7101民初3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邵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向李明,被上诉人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邵某上诉请求:撤销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2017)沪7101民初399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徐某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第一,一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表现在:1.被上诉人徐某在短时间内购买大量商品并在法院有多起诉讼,目的是通过诉讼获取高额赔偿,故其并非具有消费者身份。另,根据一般消费者的购物习惯,购物前肯定会详细咨询有关产品的库存、适合食用的婴幼儿年龄段、产品质量等相关问题,但徐某下单前与商家无任何交流直接下单,收货后立即找商家索赔,其购物行为并不符合一般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生活习惯。在一审庭审过程中,徐某亦自认在下单前并没有向店主咨询过任何产品信息,故徐某并非以消费为目的,其身份不应被认定为消费者;2.涉案乳制品已经过海关的检验检疫抽查并完成清关手续,对此徐某已提供相关证据,故不存在一审法院所认定的未经检验检疫的事实。

第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涉案的海外代购行为,是指从国外购买商品寄回或带回给国内消费者,并从中收取报酬的行为。目前我国法律法规未明文规定涉案海外代购的日本乳制品需经强制入境检验检疫并实施登记注册备案制度。详述如下:1.《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国家质检总局对向中国出口乳品的境外食品生产企业实施注册制度,注册工作按国家质检总局的相关规定执行。但因涉案日本乳制品的生产企业并未向中国出口,邵某代徐某购买该乳制品,故并不存在该企业及乳制品在我国注册的问题;2.邵某既非乳制品出口商,也非代理商,故本案不适用《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的规定。该办法也没有明确规定国内公民个人从海外购物邮寄至境内,需经检验检疫、备案管理等强制性规定;3.《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第六十条规定,以快件、邮寄和旅客携带方式进出口食品的,应当符合国家质检总局的相关规定。邵某对其行为是否适用《关于加强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管理的公告》的问题,咨询了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官网明确答复为“不适用”。根据民法“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原则,徐某称邵某帮其“海外代购”的日本乳制品未经检验检疫且未注册登记的说法,无法律依据;4.根据近日发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上述规定明确职业打假人将不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的宗旨。作为职业打假人的徐某应不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的范畴,否则既扭曲了该法的立法初衷,也不利于净化市场环境。

被上诉人徐某辩称,邵某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邵某向徐某退还货款人民币4,68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判令邵某向徐某赔偿46,800元。事实和理由:徐某于2016年10月27日至同年11月24日,分三次向邵某在淘宝网上开设的”**日本代购”淘宝店购买了共计4,680元的日本明治原装1段奶粉,供其亲戚朋友的孩子食用。通过邵某在产品详情页的描述可知,上述产品系日本进口,产地来自日本。徐某购买上述产品后,经他人提醒得知,根据《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的规定,向我国境内出口食品的必须实施登记注册,而根据我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进口食品境外生产企业注册专栏》查询可知,我国至今未允许日本婴幼儿配方乳品以及乳制品在我国进行注册,即我国不允许进口日本乳制品。另,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九十二条及《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所有进口食品经检验检疫合格方可销售。邵某至今无法向徐某提供报关单、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产品检验检疫卫生证书、海关发放的通关证明等进口食品所应具备的全部资料,足以说明邵某销售的上述食品为未经检验检疫且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必然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伤害或者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徐某为维护其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邵某在“淘宝”网上开设”**日本代购”淘宝店(淘宝会员名:vicky**)。2016年10月26日至同年11月24日期间,徐某分三次在邵某上述淘宝店购买了共计4,680元的日本明治固体奶粉。其中,2016年10月26日,徐某在该店购买日本明治固体奶粉3盒,计款1,080元;2016年11月9日,徐某在该店购买日本明治固体奶粉4盒,计款1,440元;2016年11月24日,徐某在该店购买日本明治固体奶粉6盒,计款2,160元。邵某开设的”**日本代购”淘宝店关于商品详情交易页显示,“【现货】日本明治固体奶粉一段1段便携装0-1岁27g*48条一盒”,“价格360元”,“原产地:日本”。涉案商品外包装上未见有中文标签。根据《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的规定,向我国境内出口食品的境外食品生产企业实施注册制度。徐某经查询我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进口食品境外生产企业注册专栏》,在“进口乳品境外生产企业注册名单”中未查见日本。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徐某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其作为消费者通过网络购物形式向邵某购买了涉案乳制品,故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依法成立。进口的食品应当符合我国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应当经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依照进出口商品检验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检验合格,应当按照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的要求随附合格证明材料。邵某作为经营者必须要保证食品来源的安全。本案中,邵某通过网络销售的日本进口奶粉不是我国目前允许准入的食品,且邵某也无法提供进口货物的相关报关单据、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产品检验检疫卫生证书、海关发放的通关证明等进口食品所应具备的资料,故该院认定涉案奶粉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邵某抗辩其销售的涉案奶粉不受《食品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约束,且涉案奶粉已经被相关部门检查合格,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信。因邵某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徐某要求退还货款并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徐某在要求获赔时应将其购买的涉案商品返还邵某,使其可以通过正常途径予以处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九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邵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徐某货款4,680元;二、邵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徐某赔偿款46,800元;三、徐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所购日本明治固体奶粉13盒退还给邵某。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涉案奶粉外包装载明制造商地址为东京都江东区新砂1-2-10。2011年4月8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从日本进口食品农产品检验检疫监管的公告》(2011年第44号公告)载明:“鉴于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对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影响范围不断扩大、影响程度不断加重,世界上众多国家和地区也在不断加强防范措施,为确保日本输华食品、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根据《食品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现就有关事项公告如下:1.自即日起,禁止从日本福岛县、群马县、栃木县、茨城县、宫城县、山形县、新泻县、长野县、山梨县、琦玉县、东京都、千叶县等12个都县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及饲料;……”

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双方的诉辩称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一、徐某多次购买及诉讼的行为是否属于知假买假,其身份是否属于职业打假人;二、本案乳制品购买行为是否违反了《食品安全法》、《乳制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是否应由销售者承担十倍惩罚性赔偿责任。

对于第一项争议焦点,邵某认为,徐某在短时间内购买大量商品并在法院有多起诉讼,目的是通过诉讼获取高额赔偿,故其并非具有消费者身份。另,邵某下单前与商家无任何交流直接下单,收货后立即找商家索赔,其购物行为并不符合一般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生活习惯。故邵某应为知假买假或职业打假人,不应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食品安全法》的保护。徐某认为,其购买涉案产品供亲戚朋友的孩子食用,在查看销售页面时仅知道是从日本进口奶粉,但不知道具体入境方式,后经他人提醒才了解到关于日本婴幼儿配方乳粉进口的相关规定,事后与淘宝平台进行沟通要求调解处理。

本院认为,知假买假指的是消费者在明知将购买的商品是假冒伪劣产品时,仍然对这一商品进行购买。假冒伪劣商品是指商品质量不符合国家质量管理相关规定的商品。职业打假人是指专门以知假买假后索赔获利为职业的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上述规定明确将知假买假者列入法律保护的范围,对于职业打假人则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并未将职业打假人排除在知假买假者之外。据此,本院对于邵某关于徐某系知假买假或职业打假人,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食品安全法》保护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第二项争议焦点,邵某认为,其代徐某购买涉案乳制品的行为系个人行为而非企业或代理商行为,不适用《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的规定,也不适用《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中规定的强制性检验检疫、备案管理制度。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在官网上明确答复以邮寄方式入境食品不适用《关于加强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管理的公告》。且涉案乳制品系海外直邮产品,已经经过我国海关进口查验,故应属合格产品。

本院认为,第一,明确徐某与邵某之间的法律关系为认定涉案销售行为是否受我国《食品安全法》及乳制品监管制度约束的前提。代购行为因其表现形式可区分为现货代购与非现货代购。现货代购,是指卖方已取得商品所有权,并将商品型号、数量、价格等信息发布于网络平台,买方直接购买即完成交易的行为,双方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应由代购方承担出卖方的瑕疵担保责任。非现货代购,是指代购方尚未取得商品的所有权,而根据买方关于特定商品的指示进行购买,双方之间可存在委托、居间和行纪等法律关系,最为常见的为委托关系。本案中,邵某在涉案乳制品信息发布名称栏显著位置标注“现货”二字,同时明确商品型号、价格和使用方法等内容,涉案三次购买订单均于订购当日从浙江省发货,亦无关于收取代理费、进口税等内容,故本案乳制品代购行为应为现货买卖行为,双方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二条的规定,在我国境内从事食品生产和加工,食品销售和餐饮服务的行为应当遵守本法。邵某作为店铺经营者和涉案商品销售者,应当依照法律、法规和食品安全标准从事经营活动,保证食品安全,并承担法律和社会责任。

具体到乳制品销售者的责任而言,根据《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乳制品销售者应当建立并执行进货查验制度,审验供货商的经营资格,验明乳制品合格证明和产品标识,并建立乳制品进货台账,如实记录乳制品的名称、规格、数量、供货商及其联系方式、进货时间等内容。第四十条规定,禁止购进、销售无质量合格证明、无标签或者标签残缺不清的乳制品。第四十二条规定,对不符合乳品质量安全国家标准、存在危害人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或者可能危害婴幼儿身体健康和生长发育的乳制品,销售者应当立即停止销售,追回已经售出的乳制品,并记录追回情况。上述规定并未将个人销售行为排除在外,邵某既已获得《食品流通许可证》并注册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乳制品(含婴幼儿配方乳粉),且实施了涉案的销售行为,故具备乳制品销售者身份,理应受《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的约束。

第二,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进口的食品应当经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检验合格后,海关凭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签发的通关证明放行。第九十七条规定,进口的预包装食品应当有中文标签、中文说明书。标签、说明书应当符合本法以及我国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要求,载明食品的原产地以及境内代理商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预包装食品没有中文标签、中文说明书或者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本条规定的,不得进口。另根据《进出口食品安全管理办法》、《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等一系列监管规范性文件,国家对进口乳制品在生产、进口、销售等环节实行严格的监管体系,即生产商及配方实行注册认证、进口需经严格的检验检疫、销售产品需符合国家奶粉质量标准,以避免出现危及婴幼儿身体健康的食品安全隐患。本案所涉乳制品经境外邮寄方式入境,生产地日本属于未经注册准入地区,因属小批量个人物品,未经海关严格检验检疫。产品无符合我国法律法规规定的中文标签、说明书,亦无符合国家标准的相关证明文件,故既违反了《食品安全法》、《进出口乳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亦不符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婴幼儿配方乳粉管理的其他相关规定。一审法院认定邵某销售的涉案食品违反我国《食品安全法》等相关规定,依据充分。

第三,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从日本进口食品农产品检验检疫监管的公告》的规定,东京都属于禁止进口地区。涉案乳制品系来源于上述禁止进口的区域,存在危害人身健康安全的重大隐患,邵某作为销售者理应知悉上述规定,但其未尽到销售者应履行的注意义务,仍在淘宝网上销售来自禁止进口区域的乳制品,其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徐某有权要求退还货款并主张十倍的赔偿金

综上所述,邵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12元,由上诉人邵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姚建中

审判员  郑 卫

审判员  刘 琳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姚 敏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