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京城岳刚

今日在《奇遇人生》中看到嘉宾是「李诞、李小牧」,节目的热点除了李诞与黑尾酱结婚的消息,还有一个重点人物「李小牧」,是我曾经仰慕的一个传奇人物。

「李小牧」有很多称呼,日本留学生、歌舞伎町的皮条客、日本参议员、畅销书作家……

曾经有一部纪录片《混迹日本红灯区的皮条客》的主角正是「李小牧」。

《混迹日本红灯区的皮条客》

以他为原型改编的事迹被排成了《新宿事件》,成龙在里面演绎是在做着日本人不愿意做的粗活脏活,寻觅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踪迹,发现竟然成了日本「三和会」大佬的妻子。感情受挫、生活窘迫,同时又卷入了「三和会」的内部斗争,上演了一场上演了一场新宿的黑帮血案。

成龙说:没有李小牧,就拍不成新宿事件

《新宿事件》

他出过自传 ,文笔突出的他写了十年专栏,这些文章持续刊登在《美国新闻周刊》日文版、中国的《南方都市报》上

《歌舞伎町案内人》

《日本有病》

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他在日本华人圈名声大噪。

他是在最艰苦的日本底层社会,为了生计做「情侣酒店 」的清洁工,每天打扫客人们走后留下的避孕套。

为了赚更多的钱,在街上拉外国游客,去特殊场所消费然后获得提成,这正是一名「皮条客」。

在事业刚有积累的时候,被人绑架,和妻子两人差点丢了性命,最后家财散尽才逃过一劫。

他结婚六次,却对「李诞说」其实你结婚的时候,就想不结婚了。但他却一共结过六次婚。

对于「李小牧」童年是凄惨的,「资质、环境、条件」都注定他根本就成为不了一个舞蹈家,而他为了给父母争光要拼命跳舞。

《李小牧在湘潭歌舞团》

「无法解释的歌舞伎町」

在日本他无法向家人解释在自己做的是什么工作,更无法解释「歌舞伎町」是什么。

父亲最后还是知道它是一名「皮条客」,知道他做「皮条客」还不错,就没有再说什么。

父亲去世后,他正在服务一群台湾的顾客,电话得知父亲已经去世,他用中文跟顾客说:「你知道吗?今天我父亲死了。」周围人莫名的看着他满脸的泪珠。

随后,他快速的抹了一把脸,又进入到工作状态『先生们,大家来歌舞伎町想要什么样的服务?』

《圆桌派》

《李小牧和大佬们》

「皮条客李小牧」

他介绍自己的行业:我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并不犯法,更谈不上犯罪,皮条客这个职业在日本是完全合法的,我们的收入都是辛勤劳动所得,而且我们为这份工作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你们根本无法体会。

刚开始「拉皮条」服装学院的同学经常路过那条街,「李小牧」害怕同学们知道他在做这一行,他总是在假装发纸巾或者等人,时间长了「李小牧」总在那条街,他的穿着变好了、手里阔绰了,被人瞧不起以为他是在那里做「鸭」。

对于赚钱他说:「哭最没用,没人因为你父亲死了,就会多打赏你小费。活着的人照样要生存,没有钱,拿什么养家?拿什么交学费?那一瞬间,『李小牧』对自己说,今天自己赚到了钱,自己就是在赢。」

做皮条客他从不避讳自己就是为了「赚钱」。

如今他将「案内人」(皮条客)做成了自己的招牌和名片,在网络上一输入歌舞伎町、案内人」就是「李小牧」的名字,他把这看成一种「荣誉」。

他不喜欢别人叫他「皮条客」。

《专访李小牧》

《在日本为自己拉选票》

「案内人」是夜间导游,介绍客人到餐厅、风月场所,收取佣金,是合法的。

「皮条客」是自己养小姐,再把她卖出去。如果我从事的是这样非法的事情,怎么可能入籍呢?又怎么可能有政党推荐我参选呢?"

在「新宿」这条街是出了名的「又脏又乱又可怕」,偏偏被「李小牧」这样一个年级大、又不懂外语的人找到了生存的位置。他占领的地盘就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央,是人人争抢的一块肥肉。

为保住地盘,他和黑白两道用自己的软实力「搞好了关系」。

《专访李小牧》

《拉选票:请支持我》

拉选票:你们的每一票都很重要》

如果不是因为生存,「李小牧」不会接触皮条客这一行,但是在日本付了高昂的学费,又进了顶尖的服装学院,好不容易毕业了,却成为了一个「皮条客」让他有些遗憾。

也许在服装界他有可能成为是个「顶级设计师」,但是会少了一位顶级「案内人」,是日本的「歌舞伎町」成就了他,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歌舞伎町」这个区域就是一个大熔炉,「李小牧」就是这滩淤泥中盛开的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日本第二大黑帮副会长是李小牧好友》

从「舞蹈演员」到「服装工人」,再从「歌舞伎町案内人」又到「日本东京新宿区议员」他在灰色地带左右逢源,开餐馆做导游。

在日本他被称为「日本问题专家」,专业的学者都为他感慨万分!

《李小牧和专家们》

《2015年海啸呼吁,中国赈灾捐款》

在日本的华人圈他最具传奇色彩,没有人比「李小牧」更了解霓虹灯背后的真实「日本帝国」;没有人再能走出「李小牧」这般特立独行的生存之道;没有人会比「李小牧」演绎更精彩的人生传奇。

「机智」让他成为区域内,名声最好的一位民主党党员,参加了新宿区区议员的选举,像他过去在「歌舞伎町」发送的一张又一张纸巾,挥洒着热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离过婚尽管还是租个小房子,依旧不怕是失败,不怕别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