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作为一门集人物、表演、声音、配乐等为一体的艺术形式,蕴藏着丰富的艺术内涵,值得探究的地方有很多。

对于电影制作者而言,拥有一个好的题材或者故事是极其重要的,一些人会选择自行创作剧本,而另一些人则会选择改编剧本

所谓改编剧本,就是根据现有的艺术作品(小说、戏剧、诗歌等)或者真实事件为原型,进行二次创作而形成的剧本。

根据小说戏剧真实事件而改编的电影似乎很多,例子如下:

根据小说改编,有经典海外名著系列:《傲慢与偏见》、《教父》、《悲惨世界》;

有中国近代名家系列:《骆驼祥子》、《边城》、《阿Q正传》;

还有现代小说系列:《看上去很美》、《活着》、《金陵十三钗》等。

根据戏剧改编,如《茶馆》、《哈姆雷特》、《十二怒汉》、《驴得水》等。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则有《踏血寻梅》、《国王的演讲》、《萨利机长》、《熔炉》等。

而根据诗歌改编的电影,似乎很少见。

因为诗歌不是像小说或者戏剧那样拥有一个特定的故事或者背景,而是重在写意和抒情

就像这一部根据日本神秘女诗人最果夕日的畅销诗集《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改编而成的同名电影一样

一听这片名,就有种意味深长、宁静致远之感。

而最果夕日的诗,更是韵律十足,温暖而炽热,明静而悠长。

放上几首给你们感受下:

导演石井裕也在研读了诗集里的40多首诗以后,迸发了拍摄灵感,才成就了这一部入围柏林电影节日本年度十佳电影《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

影片讲述的是石桥静河饰演的护士美香池松壮亮饰演的工地短工慎二在东京多次偶遇之后,慢慢走向相爱的故事。

美香是一个独自在东京打拼的年轻女子。

由于家中有尚未成年的妹妹和年迈的父亲,为了补贴家用,她一人兼两职:

白天在医院当护士,夜晚则到酒吧做陪酒小姐。

尽管很忙碌,但也了无生趣。

慎二是一名工地的临时工,靠微薄的收入支撑基本生活,日子过得单调乏味。

在东京这座喧华大都市的映衬下,像美香和慎二这样的人群似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因为他俩都很“丧”。

一个是自己觉得很“丧”,另一个则是自身情况很“丧”

美香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生活上不乏有追求者,连前男友都愿意回来找她。

但是她不太爱说话,无论做什么都是面无表情,被人误解的时候也从来懒得去解释。

她总是沉迷于消极的情绪无法自拔,总觉得人生没什么希望,自己总觉得很“丧”。

慎二却是个时常保持乐观心态的人。

他是话唠,只要有人在他旁边,他都会说个不停。

在工作上,他热心帮助困难的工友,对待脾气暴躁的工友依旧保持友好的态度;

在生活上,即使生活拮据,也从不怨天尤人。

但其实他是一个独眼者,只能看到一半的世界,情况不能再“丧”了。

这样两个很“丧”的人相遇了。

奇怪的是,两人的情况好像忽然调换了。

美香开始不停地说话,不停地寻求认同感;

慎二却变得沉默寡言,常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说一个字。

美香之所以突然变得爱说话,不是因为她不“丧”了,而是她想把心里的“丧”表达给重要的人听;

慎二之所以变得不爱说话,不是因为他不再乐观,而是因为害怕失去重要的人,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

他们俩各自在乎的人其实就是对方。

因为自从他俩第一次相遇,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拉近他们之间距离一样。

他俩总是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恰巧碰到,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大街上;

他俩每次一起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总是能在不同的街角遇到同一个卖唱歌手;

他俩都可以看到,夜空中发着蓝色光的月亮。

尽管他们都只是繁华都市当中微不足道的普通人,但是他们却可以为了心中向往的爱情和在乎的人去做一些从前绝不会去做的事。

美香为慎二辞去了陪酒小姐的工作;慎二为了见美香,整整在门口蹲了一夜。

他们之间的爱很纯粹,只要在地震来临之前的夜晚静静在对方身边坐着就好;

他们之间的爱也很简单,只要一个眼神,就能体会一切。

纵使这个世界动乱那么多,危险那么大,只要想起你,一切都不可怕了;

纵使有房租水电费煤气费等那么多账单要付,生活看起来还是毫无希望的样子,只要想到能再次见到你,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夜空中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这部电影,就跟它的同名诗集一样,整体感觉仿佛有一种特别的意境感。

相比之下,故事的逻辑和人物的刻画就没有那么强的表现力了。

于是有人的观看过后表示不知所云,甚至是一看就犯困,无法感同身受,太散太飘......

但正如导演石井裕也自己说的那样:

我是在把诗集改编成电影,所以结构上的逻辑性在剪辑过程中反而并不是很重要,而是电影的氛围和感觉。 所以在剪辑过程中,我更多地遵循电影的感觉和氛围,而不是逻辑。

快餐吃多了,一定会想念家里做的饭菜。

就像大场面的大片看麻木了,偶尔来一部如诗一般的电影,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