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不大理解何种书是为“治愈系”,直到见它。日本一个叫镰仓的小地方,一个替人写信的作坊,她用最讲究的笔和纸代别人写下心事,成全人们的夙愿。那里的人们全都友好、互相关心、认真听你的心事,终日无所事事地忙忙碌碌,明亮的风景、精致的饮食、淳朴的民风、清澈的泉水、满山碧草、面包芬芳,连伤心都是因为远处海鸥的鸣叫或者庭院里樱花的盛放,全然不需要什么宏大叙事和人生的波澜起伏,欢笑或者流泪都是因为那些微不足道的小心情。我完全沉浸其中,想起许多年前,暖暖阳光习习微风,我穿干净宽大的衣服,黑色钢笔在没有格子的信笺上放肆地写:“hi,你还好吗?”……可是现在纵然想要再写下书信,却又寄向何处?

天空晴朗得让人忍不住想落泪”作者在《冬》这一章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