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田静。

前段时间看到篇文章,讲日本和尚一休。

历史上,一休和尚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真实的一休,颠覆了很多人的想象。

一休全名叫一休宗纯,自号狂云子。是「日本三大奇僧」之一。

他有着超凡的智慧,同时也是一位「狂僧」——

他才华横溢,放浪形骸,亲近庶民,藐视权贵。

虽然是佛法精深的禅宗大师,但却完全不避讳男欢女爱。78岁的时候,还跟一位名叫森的盲女艺人坠入爱河,并为她写过情色袒露的情诗。

一休与森

他厌恶佛门的虚伪堕落,宁愿真实的高歌情爱。

他的师父华叟曾经说:「虽云风狂,但乃赤子」。意思是说,一休虽然狂放不羁,但却有着天真的本性。

一休认为,修行是要内心醒悟,而不是只停留在表面上的「戒」。

今天在日本,有位「尼姑」也和一休一样「放荡不羁」。已经96岁的她,喝酒吃肉,好色八卦,还说,「恋爱的乐趣就是偷情。」

而年轻人们为她疯狂——作为一位女性,她的才华和率真天性,让人看到一种难得的自由精神,看到她就会很快乐。

作者:Lens

(ID:we-lens)

lens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新年这几天,日本电视上经常出现一个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光头尼姑的身影。

她叫濑户内寂听,今年已经96岁了。

不仅喝酒吃肉,濑户内还公开承认自己好色,认可出轨。

但就是这样一个肆意破戒的尼姑,日本社会却对她尊敬有加。每次濑户内要公开演讲,都是一票难求。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私奔—子宫作家—出家

其实,年轻时的濑户内还是一个大和抚子式的传统日本女人。名字叫「晴美」。

她21岁的时候通过相亲认识了丈夫,后随其来到中国任教,在北京生下一女,过着中规中矩的相夫教子的生活。

返回日本后,丈夫继续教书,濑户内却和丈夫的一个学生偷偷谈起了恋爱。

最终,她忍不住向丈夫吐露了这件事,并遭到丈夫的连日殴打。

于是某一天,濑户内扔下丈夫和女儿,同情人私奔,再也没有回去。

25岁决意私奔

没多久,她和情人也分手了。恢复单身的她决心去东京,要成为一名作家。

她废寝忘食地持续着高强度写作,作品中大胆的性爱描写在当时引发了巨大争议,濑户内也被评论家贴上了「子宫作家」的标签。

33岁文坛出道

51岁那年,已是畅销作家的她又决定出家为尼。

其实,濑户内原本想要当修女,但因为放荡不羁的过去被教会拒绝了。之后才转而选择出家,法号「寂听」。

51岁出家

多年后,她澄清自己出家的原因说:

「我并不是对人间灰心丧气才遁入佛门,也不是疲于男女关系。说实话,出家前我还和好几个男人交往着。当时的我虽然有工作也有男人,内心却很空虚。我的生命里急切地需要某种变数。要是没有顺利出家我最后可能就自杀了。」

成了尼姑的濑户内也没有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她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想谈恋爱就谈恋爱。畅销书出了一本又一本,文学奖也得了一堆。完全没有寻常僧人的样子。

多年以后,她这段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被搬上了电视荧幕。濑户内看完后却瞥了瞥嘴:「我遇到过的男人要比电视里还多出不少呢。」

在《女之一代记》中宫泽理惠扮演濑户内,阿部宽扮演情夫

「恋爱的乐趣就是偷情」

特立独行的濑户内一路走来,自然也受到过不少非议和攻击。

有人指责她抛夫弃女,她是这样回应的:

「战争刚结束的时候,之前一直忍耐奉献的日本女人都忍无可忍了。很多人在当时都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出走各地。在当时天下大乱的大环境下,这种事情并不稀奇。」

很多人无法认同她反传统的恋爱观,她却不以为然:

「要是没有偷情,这个世界上好多文学名作就不会存在了。恋爱是身不由己的。就像闪电一样,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击中了。没有人是想要出轨才去出轨的,喜欢上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恋爱的乐趣就是偷情。」

还有记者问她为什么出家了还喝酒吃肉,她笑着说:

「只要在吃的时候把袈裟脱了就行。不过有一次在电视上吃肉时忘了脱,还被寺院的人打来电话骂了。」

还有人问她长寿的秘诀,她自我分析可能是51岁出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爱的缘故。说完拍腿大笑不止。

现在即便已是96岁高龄,濑户内对于美容保养还是很坚持。

譬如,每天敷个面膜

再比如,上镜前一定要粘假睫毛

买了一个瘦脸仪,但使用方法似乎搞错了...

去年,濑户内还开通了个人 Instagram 账号,发帖内容一般是这样的:

日本年轻人流行的 Peace 手势...

比心...

TT手势...

当然还有躲不掉的小狗滤镜...

濑户内还说自己经常看娱乐节目,所以对日本娱乐圈的八卦恋情都了如指掌......

这样嬉笑怒骂紧跟潮流的尼姑老太自然大受日本年轻人欢迎,日本社交媒体上她的恶搞图数不胜数。随便选几张就很精彩。

「爱过,写过,祈祷过」

看到濑户内在电视上生龙活虎的样子,很多人都常常忘了她的年龄。而且,4年前,她还被查出了癌症。

当时,很多人为她担心,濑户内本人却很淡然:

「被告知是癌症时我一点也没动摇。我的母亲是50岁死的,父亲是57岁,姐姐是66岁。我从来没指望自己活这么久,所以对癌症也没有什么恐惧心。反倒是社会上的反响让我吓了一跳。原来大家对于癌症这么敏感啊。」

她还跟记者聊起自己理想中的死法,说希望可以在写作过程中握着笔在书桌上死去。因为觉得这样死会很酷。

至于墓碑上要刻什么字,濑户内也早就想好了:

爱过、写过、祈祷过

虽然对于死亡的心态很随性,癌症的治疗还是让濑户内吃尽了苦头。这期间她忍不住给友人连发了好多条诉苦的短信。

「好痛好痛、快到忍受的极限了!」

「今天早上疼到哭出声了。我只想早点回家。」

但她说,生病期间最痛苦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每天躺在床上无法写作。

大病初愈回到书斋后。她提笔写下的第一句话是:

「老与病」

由于体力大不如从前,濑户内现在一天只能写下年轻时一半的字数。但她的撰稿日程一直排得满满的,通宵赶稿也是常有的事。

年末的撰稿日程

濑户内曾经被天皇授予了文化勋章,但她说: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这个勋章。因为我的著作一直以来都是反体制的,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天皇制。」

「你问我应该干些什么?

——两件事:恋爱与革命」

濑户内说自己年纪越大越喜欢年轻人,最怀念的也是自己青春的时光。

在一个音乐节上,她向台下的一万多名年轻人激情洋溢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年轻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尽情去干吧!你问我应该干些什么?两件事:恋爱与革命。」

参考资料:

编辑整理:阵内鹦鹉

lens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田静后记:

「颠覆三观」的濑户内,如果放在一般世俗眼光里,很可能会遭到这样的批评指责——作为僧尼却不守「戒律」,作为女人却不守「妇道」,作为老人却不知「自尊」。

但她却打破了规则,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超越了规则。把自己从世俗禁锢中解放出来,坦然面对人的本能,和生命的本性。

这样的特立独行,让她看起来又酷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