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听过一句话:富人的第一桶金都是肮脏的。那时候不懂“肮脏”。

最近深有感触,人际关系原是在互相试探底线的过程中发展的,然后因为有的人试探别人的底线过头了,然后被别人反杀了,委委屈屈地说:哎呀你欺负弱者。

自私的人,先得利。会哭的娃,先有奶喝。

给别人善良和退让的人,被恶人用以此为刃,捅得遍体鳞伤。

知识点

劣币驱逐良币(Bad money drives out good)是指当一个国家同时流通两种实际价值不同而法定比价不变的货币时,实际价值高的货币或银子(良币)必然要被熔化、收藏或输出而退出流通领域,而实际价值低的货币(劣币)反而充斥市场。

最近沉迷于坐公交车,发现那些,表情呆滞,看起来风中奄奄一息的老人们,上公交车身手矫健,无论是跟着车跑,还是挤第一个上车,但是抢座位。坐下之后,你发现还是个原来的风烛残年老太太,还是那个腿脚不灵的老大爷。

之前做过一阵代购,可见的是日本代购的利润非常低也就10~20%,但是韩国代购的利润非常高,可以高达30~50%,同样在日韩都能买到的东西,很多人开始倾向于韩国买。然后说日本代购编造日本本土产品比国际版好的谣言。那么与此同时崛起的,还有微商,曾经有客户觉得买代购的500块眼霜贵,转头去买了微商500块5片的面膜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以前我喜欢在朋友圈发一些诗句,自己抄写的也好,摘录的句子也好,总有人在下面说“哎哟你好文艺啊”,慢慢得我也不想写了,这种被不懂的人瞎评论,无异于明珠蒙尘了。

然而,

我不明白,文艺是不好的吗?等到呆(ai)板变成(dai),等到阿(e)房(pang)宫变成(a)(fang),等到陈寅恪(que)变成(ke)。文明啊,总是被野蛮吞噬。文化,总是被无知侵蚀。可以允许北大校长念错字,可以让课本为文盲改读音,可以把“文艺”变成贬义。那中华民族的传承,必然在这些“野蛮人”中消亡。

我也不明白,宁愿相信那些不知道哪些作坊里的大肆宣传,被别人明明白白赚去50~90%,也不肯相信官方品牌,相信真相。难道真如那句话,没有真相,只有认知。

我也不明白,这些祖辈一样的人,不遵守规则,给带着的孩子,怎么样的下一代教育呢?是投机取巧?还是倚老卖老铤而走险争夺蝇头小利?还是规则是可以随便破坏的?

好人别淘汰的坏处由此可见,

孩子的教育,生活细节来看不会好,用自私教自己,用不讲规则教不讲规则,孩子会不听老师不听家长乃至最后不听社会法度。

生意会越来越难做,那么买东西的人会越来越难买,价格会越来越高。被宰的还是被宰得更多。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觉得文化是社会的必要,我们这个民族再也不会有文豪,不会有音乐家,不会有艺术家。广陵散和乐经是碰巧遗失,已是千年之大憾。那么文字,文学,读音在刻意的被改变之后,在喜欢的人得不到相应的理解的时候,在从业者得不到相应的待遇之后,野蛮的行径将向着蛮荒进发,从而成为文化的沙漠,成为黄沙掩埋下无法修复的断壁残垣。

今天有人和我说,不喜欢女孩子化妆,不喜欢女孩子整容。

有趣了,如果结婚是一个市场的话,男性的需求是这个市场里的风向标,那么女性的反应就是产品。

现在看到明明“产品”都是“整容”。彩妆卖的火爆。而需求却说,自己要的不是这个。

你们要的并非不是“整容”和“素颜”,只是“别让我知道”“别让我看出来”,我只想看结果是“清水出芙蓉”的“天生”美女。长(zheng)得好看的,更讨男孩子喜欢,嫁得更好。那普普通通的人,甚至不好看的,就会被逼走上这条路。

那些整容的,靠脸的,“驱逐”了那些普普通通的;你以为“素颜”美女的,“驱逐”了你家里那个为你操持的黄脸婆。

最后,就是每个人都在思考自己的利益,助长一些歪风,忿忿不平地哀怨。

一个好人什么时候开始变坏的?ta觉得不公平的时候。

一个女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且不喜欢自己的脸的?她看到不如她的人,靠脸获得了一切。

一个社会什么时候开始失去有才的人?从金钱权势凌驾在一切之上的时候

之前一个做研究的人,一年拿着二三十万的薪水,坐着国家最高机密的东西,他辞职了。范冰冰一次罚缴税就8个亿,范丞丞一张照片,一晚上几百万收入。

我们父辈的时代,医科是最高分数的选择,现在只是过一本线一点。他们都不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医。

慢慢地,这些良性的东西,都不愿意再有人继承,大家都想做金融,都想做互联网,那会碰见什么呢?

看病自然越来越贵,因为医生越来越少。

更多的人愿意整容去成为明星,而不是做些真的有益于社会和传承的东西。

更多的犯罪,或者在法律的边缘,道德的底线上试探,因为,遵守的人没有得到好处。

我有个朋友,之前突然开始思考。要不要放弃自己的底线。她说,看到朋友,出入高级场所,吃最好的用最好的。而她觉得年纪一把,很是迷茫。结婚好像也没人,庸庸碌碌地工作,家里逼着,自己又不快乐着。

我和她说,做你觉得快乐的事。如果你觉得和她们一样,你很快乐,你就去做。如果你觉得就算过得普通,但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你就坚持着。谁都有光鲜背后的苦楚,如果想好了,就去。

如果第一桶金的肮脏,会让我内疚一辈子,那我宁愿守着这样的平庸。

如果你有成大事,一切皆可舍的心理,那就去做,驱驰疆场,神挡杀神,也是畅快。

只是希望,不要把一些不良的东西粉饰得过于太平盛景,仿佛没有背后艰辛苦涩,而召得人人都迷了眼。这世界上的恶,本不是自己愿意舍身就魔是恶,而且面对恶行,保持沉默,宣扬,或者成为帮凶,增加就恶的人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