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田宽郎,二战最后一位投降的日本兵,“名符其实”畅销书作家!

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停战”后,各战场上的日军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有些日军部队非但没有放下武器,反而负隅顽抗。远东的苏军无疑是吃了大亏,关东军一面以商量投降事宜而停战,另一面却在暗中集结部队偷袭苏军,令对方苦不堪言。

1944年12月17日,上司谷口命令小野田宽郎坚持作战,不准投降。他声称“撤退只是临时的”,要求部下借助一切手段同美军周旋。重要的是,谷口明令禁止任何人自杀或投降,直到他回来时,该命令才能取消。日本政府也投放了大量传单劝降,然而小野田却死活想不通。直到1974年2月20日,小野田宽郎在丛林中偶遇前来寻找他的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两人交谈后达成共识:只有他的上级亲自前来下令,他才投降。他还要求亲手将军刀交给日本天皇。

小野田宽郎,二战结束后最后一位投降的日本兵。 他在二战的时候被自己的长官安排在了菲律宾进行作战。他所接到的命令是进入菲律宾的丛林进行游击战。因为他个人是属于特种兵所以单独作战是他的强项,不过正是因为单独作战的原因,所以在日本投降了之后这位士兵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

1974年2月20日,小野田在山里偶然遇到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铃木告诉小野田,日本真的投降了,战争早已结束。小野田则坚持必须有指挥官的命令才会投降,并要将保存良好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铃木回去将小野昔日上司谷口义美带到了菲律宾,亲自向他宣读了投降命令。这位在菲律宾森林躲藏近30年的二战最后一名日本士兵投降。

长达三十年的这段时间里,小野田宽郎及其部下共毙伤菲军民130余人,并实施了多次所谓的“葺良烟作战“,为了获得食物,小野田等人还“征用”了大量当地农民的耕牛。归国后的小野田宽郎在不久之后即写出了《我在卢邦岛的三十年战争》(以下称回忆录)一书,该书由讲谈社出版,其中不仅记录了小野田三十年来的经历和感悟,更多的是对其野外生存手段和战斗经过的描写。

在小野田看来,这本书实际上应当算作战斗经过报告,并提交给原上级“大日本帝国陆军参谋本部”但该部门随着旧日军的战败早已不复存在,为了向公众世人交代这名轰动一时的“残留日军’的三十年经历,这份“战斗经过报告”即由商业出版社面向公众出版发行。《我在卢邦岛的三十年战争》短期内即在日本卖出了60万本之多,小野田也摇身一变成了“名符其实”的畅销书作家。